news center

拿什么治愈浙江民企互保之"殇"?

拿什么治愈浙江民企互保之"殇"?

作者:梁桩  时间:2017-10-08 05:37:30  人气:

         近期,浙江民营企业频频爆发由互保、联保引发的银行抽贷、压贷事件“铁索连舟、如履平地”本是互保、联保制度设计的初衷,怎么反而成了“火烧连营”的导火索在经济下行危机中,深陷“互保困局”的民营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铁索连舟”却遭“火烧连营”     “没有现金流,再大的企业都得死银行贷款不放,我只能把库存的棉纱每吨降价2000元卖出去,都是互保给害的呀”见到周国泉时,这个57岁的民营企业家眼睛布满血丝,一脸倦容     周国泉在浙江绍兴经营一家纺纱公司今年3月,公司在杭州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一笔1000万元贷款被收走后就再也没有放出来在随后的四个月里,周国泉跑了几十趟银行,得到的答复都是“再等等”究其原因,是与周国泉同在一个“互保圈”的另一家企业出了问题     周国泉公司只是企业间互保、联保关系的一个缩影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下行,互保、联保开始成为笼罩在很多民营企业家头上的阴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只要在银行融资的企业,90%参与互保、联保,且平均每家企业的互保、联保单位都有5至7家     这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位于浙江东阳的天煜建设集团倒闭一事上表现得尤其明显2011年12月20日,因涉嫌FFA集资,天煜建设全部资产被法院冻结查封十余天后,与天煜建设存在互保关系的浙江嘉逸集团及其关联公司陆续被八家银行“挤兑”,被收贷1.15亿元,导致出现1.2亿元贷款逾期     一个月后,因与嘉逸集团有互保关系,家具行业“龙头企业”浙江荣事基业集团被一家股份制银行率先收贷3000万元3月26日,该担保链上体量最大的浙江虎牌控股集团因与荣事集团的互保关系,被多家银行陆续收贷1.35亿元,让这家企业备受资金困扰     虎牌“告急”引发风暴全面升级银行风险控制迅速蔓延到家具行业、输配电行业,并继续向化工、纺织等其他行业迅速扩散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7月份是银行还贷期限较为集中的时点,催贷的压力沿着浙江民企之间庞大的联保互保网络蔓延,涉及企业少说也有上百家     互保联保的“祸”与“惑”     据了解,保证贷款一般由企业之间对等承担,简称为“互保”而联保贷款则是指3家或3家以上中小企业,自愿组成担保联合体,其中某一家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后,联保体所有成员都需承担还款连带责任     在义乌经营毛毯生意的民营企业家陈爱珍说,由于抵押物不足,很多中小企业根本没法获得银行抵押贷款,只能通过互保、联保这种方式同时,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很多“互保圈”上的企业家都是亲戚、朋友     银行也鼓励中小企业参与互保联保,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银行的风险然而,当经济运行的外部环境风向掉转,银行抽贷频频,参与互保、联保的诸多企业都因“连坐”陷入泥沼     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傅允生教授说,互保、联保模式曾在推动当地信贷市场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但其最大风险在于它是环环相扣的,一环断,环环断一家企业出事,很有可能影响与它相关联的一系列互保企业     一位股份制银行管理人员表示,银行近期贷款不良率持续攀升,银行进行风险控制无可厚非不少中小企业财务核算缺乏外部约束,信息不透明,银行很难判断客户经营与财务信息的真实性,使银行信贷的“三查”制度难以落实这也促使银行加剧对“担保圈”中企业风险控制的严格程度     破解“互保困局”路在何方     针对浙江民营企业近期因互保引发的“蝴蝶效应”,浙江省各级政府已经召开多次银企协调会,助力企业渡过难关浙江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目前情况确实比较严重,但通过政府协调,银行已经开始对企业进行政策倾斜     杭州市家具商会会长、浙江荣事基业集团董事长陈贵荣说,在天煜引发的收贷危机中,自己企业今年被收贷5000万元,转而影响下游企业“我们向各级政府部门反映了,政府也在帮助积极协调,目前银行已经开始理解企业,停止收贷”陈贵荣说     有经济学专家建议,应该思考如何完善互保制度,比如建立企业与银行、银行与银行之间的良性沟通机制;完善风险防范机制,出台风险防范细则;建立健全投融资体系,鼓励股权融资、直接融资,防止牵一发而动全身     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钱水土说,互保、联保出现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目前我国金融体系不完善所致“目前金融业滞后经济发展,无法满足资金需求,阻碍了企业发展必须改革金融体制,创新金融工具”钱水土说     企业在破解“互保困局”中又应该何去何从浙江华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凤飞说,这些事情对企业的教训就是,企业主不可操之过急,更不可盲目投资对于企业长远发展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