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河北男子被洪水淹到颈部仍用身体托起90岁母亲

河北男子被洪水淹到颈部仍用身体托起90岁母亲

作者:熊握篑  时间:2017-06-11 09:05:06  人气:

  洪水将一座民宅冲垮   洪水过后,村民家门前的路面只剩薄薄一层     21日特大暴雨袭京,房山区沦为重灾区5天过去了,本报记者再次深入村镇实地探访,了解村民安置现状及重建工作     其中,部分村庄已有初步规划方案,数千村民将搬去镇中心居住生活     河北镇     此次暴雨雨量最大的是河北镇,该镇的19个行政村几乎全部受灾,其中檀木港村、口儿村最为严重口儿村目前地下已被挖空,千余居民将全部迁移到镇中心生活檀木港村村支书称,将借此机会让村民住上楼房     □口儿村     村民将迁入镇中心生活     口儿村位于河北镇的西部,拥有常住村民1000多人暴雨过后,全村350户居民无一幸免全部受灾,其中7户居民家中房屋坍塌,多数房屋出现裂痕所幸暴雨未造成人员伤亡,当时村内居民全部转移目前全镇19个村中仍有4个村未通电,口儿村是其中之一     昨天中午12点,在通往口儿村崎岖而陡峭的盘山公路上,随处可见运送物资的车辆以及抢修电路的施工现场走进口儿村,道路泥泞不堪,到处充斥着山上滑下的碎石、残损的墙体、倒塌的房屋,村内显得格外寂静暴雨过后,村里大部分房子都出现裂缝,成了危房     据了解,口儿村所在的山曾经是京煤集团西山煤矿的采矿区,煤矿于2010年关停“村子下面都是空的,如果村子整个塌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村支书宋来山担心,这次的特大暴雨已经使地质松动,今后发生次生灾害的危险更大     河北镇镇长张艳珍表示,现在的口儿村下面是彻底的采空区,人为挖掘给村子的地表下留下了300多个洞穴“口儿村边上的他窖村、南道村和杏园村都有类似的问题,共涉及几千村民,所以我们决定,统一转移安置4个村子的灾民”     对于村民们此后的生活,河北镇也有一个长远规划:村民们将统一迁入河北镇中心区域不过,张艳珍说:“我们还需要对相关区域做出评估,但时间不会很长”     檀木港村     建新型社区让村民上楼     檀木港村位于大石河流域的中游,村中的房屋大都被水浸泡过,有的在墙角的位置出现了几厘米宽的裂缝,院墙残损村委会将房间腾出,作为临时的灾民避难点,以防再次发生灾情此外村里并没有救灾帐篷等设备,只发放了矿泉水、方便面等食物     谈起重建,檀木港村村支书蒋士立表示,该村要全力建设新型农村社区他解释,就是在村里集中地方建设楼房,让老百姓上楼,腾出土地搞建设或者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这是在洪灾之前的计划,目前村里已经建设了2栋6层高的楼房,去年年底竣工,能够住96户,主要解决大龄青年结婚住房以及拆迁户住房目前已经有住户搬进去了     在檀木港村内,过水的房子大都出现了裂缝当了6年支书的蒋士立说,这些房子以后肯定是要拆除的,正好借这个机会让村民上楼据他介绍,前几年村里有个石灰厂,效益非常不错,村里挣了点钱去年年底完工的2栋楼花了3000多万,就靠石灰厂但后来因为是污染性企业,上级部门就不让开了,所以现在村里没有收入了     蒋士立坦言,资金是最大的困难,只要资金到位,就准备到相关部门审批     张坊镇     房山张坊镇位于拒马河下游初步统计,巨大的洪峰将该镇257户1180间房屋冲毁,1000余间民宅和商户被水淹泡,直接经济损失达到8.6亿元     南白岱村     选址规划重建暂无结论     流经南白岱村的是一条泄洪沟,平时没有水,近10年来,村里曾经至少3次进水南白岱村村主任王洪涛分析,该村地处最低洼的位置,北面的六七个村子均为丘陵和山地,但洪水最终都要流经南白岱村汇入拒马河     王洪涛介绍,今年北京市规划委与张坊镇的几个村庄结成定点合作关系,包括南白岱村在内“我们以前也意识到河沟有隐患,原本打算实施旧村改造,让村民们都住上高处的楼房没想到,洪水却不期而至”     规划师介绍,南白岱村的重新选址和规划重建目前尚无法作出结论,需要做进一步的考察研究     东关上村     景区游客现已安全疏散     东关上村的地势比较高,只有几户村民家中出现坍塌景区“仙栖洞”位于东关上村内据了解,山洪冲下来时,景区东关上主干道的道路就被冲毁,游客们只好在景区内住了一晚     次日,水退了下来,游客才被送回山下     不抛弃·不放弃     “妈,我不会抛下你的”     回忆起当晚的逃生情景,张坊镇南白岱村村民王友利十分后怕当晚9点左右,王友利发现屋里开始进水,并且水位不断升高此时,屋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呼救声……     王友利急忙冲进母亲的房间时,屋里的水已经和炕一样高了母亲穆秀枝已经90多岁了,行动不便,“岁数大了,我就没让她挪动”巨大的水流瞬间扭转了局面,他和母亲很快被洪水包围起来慌乱之下,王友利站到炕上去,用双手抱起母亲,让母亲坐在了窗台上,又用自己的身体托住母亲,“那时只能希望有人来救援”     很快,屋内的水淹没到王友利的颈部,被吓坏的母亲坐在窗台上发出呜呜的哭声王友利仰起头,试图不被积水淹没,并用双手托起母亲的腿,叮嘱她用力抓住窗框的顶端,自己则咬牙在水中保持身体的稳定“只要妈还在这里,我就不会走”王友利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的水位不再升高,却传来两声轰响,他们所在的屋子斜着塌了下来,万幸的是,天花板从窗台边擦过,两人身上只是被擦破了皮     房屋倒塌后,一截房梁斜着浮在两人身旁,王友利叮嘱母亲抱住房梁,自己则去查看四周的情况,准备带穆秀枝离开走前,王友利对母亲说,“妈,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此时,意识到会有危险的二儿子赶了过来,进入北侧地势较高的邻居家将母亲和王友利两人先后拉入邻居院内,两人终于脱险     “心血没了,但我还有老婆女儿”     张坊镇南白岱村村民卢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一夜之间成了灾民     暴雨当晚,32岁的卢勇正和妻子、两岁的女儿在家当晚7点左右,他走出屋发现,一股水流从东面涌来,他赶紧把围墙上的铁门关上但不到一分钟,围墙就被冲塌了,洪水铺天盖地袭来卢勇吓了一跳,赶紧把两岁的女儿放在塑料大盆里,让大盆浮在水面上,他和妻子找到一架梯子后,一起抬着大盆爬上了屋顶但是房子太矮,水很快就没过了房顶卢勇吓得浑身发抖,惊慌失措     “不管怎么样,得把她们母女带出去”,大盆漂浮在水面上,他推着大盆往地势较高的地方游去,踩过几家邻居的屋顶后,把女儿带到一户地势较高的村民家中等他再回头时,眼前变成了一片汪洋     “我知道媳妇儿大概在哪个位置”卢勇定了定神,随手摸到一根五六米长的水管,原路返回大约过了200米后,他抱住了一根电线杆,此时,他的妻子出现在眼前,“她紧紧地抱着一棵树,也就3米多远,但水流太大太急,我再也过不去了”卢勇灵机一动,将水管伸了过去,“成功了”,妻子抓住了水管,被他使劲拉了过来被带到安全区域后,妻子抱着他哭了半夜     仅仅10分钟,卢勇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家当说起当时的经历,他昨天仍心惊胆战,但很快便又感到安慰“心血全没了,但我还有老婆女儿如果没那根水管,